富矿

第1章 钱借给别人了(1 / 2)

“用汗水铸就成功,用……”

电视机前,一个足有300斤上下的胖女人忍不住舔了舔嘴唇说,“这是谁啊?长的真好看!”

“你管他是谁?”旁边的老头子不满的哼了一声,将酒杯往桌上一拍,一张嘴,喷出一股浓烈的酒臭,“哈——!”

对面脸色蜡黄的男子登时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连忙捂住嘴,好半天才觉得好受了些,“我去医院检查,医生说肿瘤又变大了!”

“肿瘤算个啥?我还有前列腺炎呐!”老头子不屑的撇撇嘴。

脸色蜡黄的男子攥了攥拳头,“前些年,你叫我把钱交给你存,现在都给我吧。”

“那个钱我借给人家了!”老头子向嘴里扔了一颗鱼皮花生。

“借给谁啦?”

“你急什么?才没说两句话就急,你这样以后怎么行走社会?”老头子教训了男子一通,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钱我借给恁前面那个大爷爷啦!谁还不维个人?”

“我这就得去华京看病,你把钱给我要回来。”

“人无信不立,我答应人家明年6月份还,现在就去给人家要,你叫我的脸往哪搁……”

“你说什么!”男子几乎都傻了,“你的脸没地方放,我的命还不如你的面子重要?”

这时那胖女人开腔了,“你怎么跟恁爹说话的?这两个人还能不在乎你的死活吗?我给你说,凡是爹娘做的事,都是为你好;凡是爹娘说的话,都是为你着想。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有心脏病!还不给恁爹道歉?”

胖女人一边说,一边给男子连打眼色。

“我给他道歉?”男子看向老头子。

老头子却自顾自又倒了一杯酒,竟然真的在等男子道歉。

“我去你么的道歉!”男子一脚将桌子踹了个底朝天。

哗啦一声,桌子、筷子、酒杯、酒瓶摔了一地。

老头子一屁股坐到地上,眼里终于露出了一丝惧意。

胖女人也傻了,以她的智商实在难以理解,她明明好心好意的劝两个和解,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呐?

男子一脚踹开门。

远远的就听背后传来老头子的声音,“你看看他这个二百五的样,跟这两个人都不能共局,走到社会上,我看谁能跟他共局……”

“你别生气,你有心脏病!”

直到走出村子,杨东升才终于不再哆嗦了。

多年前,公司的一次例行体检中,杨东升被查出肿瘤,本来说好的一个微创手术就可以解决。

谁知道手术后很快就复发了,已经准备结婚的女友立马就跟他分了。

这怨不了人家,杨东升他们公司已经出了好几个这样的。

最年轻的一个发现肿瘤的时候还不到30岁,当时他老婆刚刚怀孕,死的时候,老婆肚子里的孩子还没生下来。

治疗了多年,前不久,本地医院表示他们没有办法了,建议他去沪上或华京试试。

杨东升费尽周折,好不容易才联系到华京一位肿瘤方面的著名专家。

可是单位的医保,不保他去华京看病的费用,工作多年挣下的钱,大半又攥在他爹手里,这才发生了刚刚这一幕。

不知不觉间杨东升走到了一条河边,登时一股恶臭传来。

这条河什么时候竟然堵成了臭水沟了?杨东升记得,上高中前,他还在河里学游泳,险些被淹死。

“那是什么?”不远处忽然出现了一片亮光。

杨东升走近一看,竟然是一座大庙。

河边确实是有这么一座破庙,依稀记得是去年,听说村里的首富带头集资重修了河边的破庙。

杨东升走进去,只见庙内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没想到竟然修的这么气派。

庙当中摆了一条大供桌,桌上摆着美酒美食,还有一尊香炉,烟气缭绕。

真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他穷的都没钱看病了,人家却花费巨资,追求精神生活。

这时门外忽然传来“吱哇”一声,就见一辆金灿灿的豪华轿车停在了庙门口。

杨东升心说肯定是人家出钱的来拜神了,赶忙躲到柱子后面。

门口出现了一个带着金表、金戒指、金链子,一派土豪气质的胖子。

这人看起来面生,杨东升常年在外工作,不认识也正常。

但胖子一进门就疑惑的吸了吸鼻子,嗅了两嗅,竟然径直冲杨东升走来,眼看就要暴露……

忽然胖子又吸了吸鼻子,眼睛一斜,看到了桌子上的供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