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笼记

4.18章 谁的步伐会成为历史车辙?(1 / 2)

在另一条时间线上,

荡星历,1130年,金煌星,入室弟子,明锵(卫锵),在外太空上成功完成了剑阵体系的部署。

横跨三万公里的区域内,空间折跃点如同电子云一样闪烁,该区域内的任何物质踪迹都会被捕捉,更别提折跃了。

结束了晋级后,明锵从外太空返回,返回的过程中,剑阵犹如黑洞坍塌一样,在原来剑阵区域的东北角形成了一个空间水滴,而后空间波纹,犹如透明的陨石,水波一漾骤然返回地表。

用东方文化的描述就是:九霄寒光尚在,剑光飘然归鞘。

在星表,金煌星壮丽的最高峰顶端,星际科技支撑起来的力场平台上,外貌如同二十多岁风华正茂的剑君也结束了观阵,将他们面前直径上百米的空间透镜收起来。

这些剑道翘楚们参考了这浩瀚的剑术后,若有所思。

在普遍利用基因技术修复的情况下,剑君们的寿命一般都会超过两百年。面容老朽或青春、岁数无关,而是与心态相关,如果沉浸于某套剑术的完善,十年数十年,那么一不注意的话自然会白发苍苍,但是呢,在剑技突飞猛进的时候,立刻会枯木逢春。

卫锵在这个位面用了四十年的时间修行到了剑尊,表现出绝世天才的姿态。是真的年轻,而他带动着整个金煌剑派中也呈现出朝气。

虽然是双胞胎(异卵,不是同卵),卫锵外貌俊朗,双目如星光,谈吐幽默,性格比卫铿好多了。

这也就导致了,时空管理局中的某些人觉得,其实能力上两个人是差不多的,就是一个内向,一个外向。

……

卫锵结束了和本时间线上的关键人物同门友爱,嗯,尤其是两位女剑君司遥和明娅(一个是师姐,一个是弟子),并做了一些点拨。这里点拨的模式,用的是卫铿的数学建模,经典的象限表达。

结束后,回到一棵直径三十米粗,两百米高的苍松树屋上,明锵打开了系统。

明锵:“模式已经上传了。应该可以了吧。”

该时空战区的负责人再一次查询了数据:“嗯嗯,很好,我连线一下,轴心线的监察者。”

几秒钟后,秦晓寒说道:“嗯嗯,非常好,多谢卫锵上卿。”

卫锵:“应该做的。我哥让你费心了。”

秦晓寒:“嗯,他?嗯,他太,太谨慎了。”

……

说起,卫锵现在抵达该区域的时间线,

一是为了对空扭位面,地中海系文明的历史区,发起一轮冲击。

再者,就是上面想验证一下,卫铿现在那边搞的一些东西,如果要放手来搞到底有多强。

这不,卫锵按照卫铿这边的基础,以及发送过来的空扭之意,进行了一番开挂式的晋级后,成功抵达了这个位面的最强战力等级!

该区域的大河系文明时空管理局虽然早就有预料,但是实际从卫锵这里确定后,还是将心中一颗悬而未落的石头放了下来。

当然,时空管理局对卫铿这边,也是哭笑不得。这已经不是“厚积薄发”这个词能形容的。“厚积”就是不发。因为等卫铿积累完了,其他人早就照模照样借鉴完了,然后先发。卫中士啊,明明是下了足够多的功夫,却能把这一切显得朴实无华。

当然时空管理局组织上不会因为卫铿的低调,就把卫铿漏了。更何况现在也漏不掉,卫铿现在直接扛着一万六千条时间线。(最早的那条时间线被称呼为轴时间线。)

……

空扭总部

卫锵:“那么,十天后我将进入空间不稳定区域,折跃到敌人时间线(圣堂历史线)。”

管理局在该时空区域的指挥中心里,白恒倩调出了时空部署图后,说道:“一路顺风。”在时空上再度画出了一条进攻的线。

在结束和卫锵的对话后,

白恒倩看着时空上的一簇簇时间线的延续,目光中带着对此次战役的伟大展望。——这一查,她和自己的侄女某时候的神情一模一样,确切的说,这是她年轻时常常露出的神采。

卫锵的进攻只是佯攻!一位上卿折跃到圣堂时间线,让地中海时空集团认为己方只是想要挖掉几条主要时间线。

但实际上,白恒倩的指挥中心是要保卫铿所在的轴时间线!

这位老牌监察者很清晰的了解到,卫铿这边才是真正历史时刻进行时:

掀翻剑士体系,增加更高生产力下的空扭战术体系,完成生产力、社会关系,以及上层结构的彻底变革。会将时代推进到下一个阶段。

时空管理员近年来发现的规则:

历史线一左一右走向两个可能可能,一开始是平行的,但是平行的时间在演化历史趋势时,就如同物种进化一样,如果方向错误没有更正,后续就会急剧萎缩。

与同一个位面时空区中有希望的历史线相比,无希望的时间线会越来越下行,直至消失,再也无法穿梭。

【潘多拉位面现在就是这个情况,卫铿反复离开了多次,凡是卫铿再次穿梭后的时间线,都会挤压前面卫铿穿梭结束后,由其他穿越者接手后产生的时间线。卫铿这表现出了一种主流(历史潮流)】

故,卫铿这边,如果还能在这改变历史!

那么圣堂历史线那边如果没有类似激变,那么在时空上与之平行的时间线会急剧萎缩。

这,才可以称之为位面大战中的“战略决战”

白恒倩现锁定新的战略目标是直接吞掉下游时间线。

而如果地中海系时空集团,看到这个战略意图。会不惜一切代价前来干扰这个由大河系穿越者主导的历史时刻。

即使现在卫铿时空线条已经达到了一万多条,地中海系时空管理局的战役投送能够找到轴时间线的概率只有万分之一。确定卫铿在搞什么时,那些自诩雅利安民族的欧陆穿越者们,也仍然会派遣足够多,甚至十数万的士官级穿越者,进行撒网,然后再派遣上卿级使劲对可疑的数十条时间线进行无差别的围堵。

所以,为了迷惑敌方,大河时空集团,派遣了卫锵在内的多位穿越者进行了反攻。

这些在敌方历史线上的时空之战,打不赢不要紧,后撤时,在圣堂历史线多产生了几条时间线也不要紧。因为相较于历史滚动后产生的多样性,穿越者只不过是几条鱼掀起的波动,太渺小了。

……

轴时间线上,一晃而过,卫铿又混过了九个春秋。

哦,在炽热的地脉动力工厂里是没有寒暑之分的,永远是用之不竭的地热能源。但和卫铿一起来的那一批剑徒们也都彻底步入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