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笼记

4.16章 剑的时代(1 / 2)

最新网址:www.xs.l</p>荡星历1118年,泽天剑派内。

武壮峰,这里一左一右,两座山峰相互交隔着五百多米,在两个山峰上,现代的建筑手段让悬崖峭壁上如同伸出手一样,延伸出了一个个亭子。山峰很广,所以数十个亭子隔着很开,而且这些亭子还有短期悬浮飘功能,可以在山峰上转换停靠位置。

现在这群天之骄子们,也就三三两两散在这两座山头的亭子之间,看着山峰之间的闪烁。

这个闪烁的剑士,是宋电。

自龙饮镇一别,已经过了三十多年,曾经的少年现在变成了一位壮年剑士官,由于星际时代的基因手术技术,他现在看起来还是青年状态,现在正为刚刚成为内门弟子的新剑士们演练战术。

闪烁点在山体右侧停下来,宋电:“今日就到这里吧。”他收起了光剑。

数百米外年轻学生拍马屁说道:“学长你的剑术和嘉学长,和绮学姐相差不远了。”这样叫好的声音在山峰中回荡,却被山峰外的禁制阻挡,不会扩散到外。所以说话能大声且肆无忌惮。所以接着就有了第二声,第三声的赞赏。在这里的剑士都是一个班的,在禁制内相互夸一夸,那才是做人。

宋电笑了笑,当然知道是师弟们给自己面子,在受用后,也要澄清。

宋电摇了摇头:“罗学长和绮学姐的剑已经到达了剑气级别,我入剑士阶位,已经有十七年,还没有彻底摸到剑师的门槛,与他们差的还远。”

宋电仰望着更加高端阶层,但是此时他并没有注意到,就在他身后六千米那个较矮的山峰上,供给山下普通人员上山劳力的长电梯上,有个他可能熟悉的人,在东张西望。

当然,此时主峰和远处矮峰之间,山中云气缥缈,那个在电梯上的人很快又被白障遮掩住了。

……

在天泽剑派电动扶梯上,卫铿此时也睁大眼睛看着这里恢弘的场景。

在山下混迹了十五年,终于以和平的状态混进了天泽剑派。

至于混进来的手法?——十五年前刚来天泽剑派山脚下,暴打那一批青皮一个个改邪归正,有那么几个家中的弟弟妹妹,由卫铿给了资金资助,同时也进行了数理化教导,有三个成功通过考核成为了剑徒,而后其中一个又为了剑士。

所以,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卫铿这厨子在天泽剑派人员招募中,也被招呼到门派内当厨子。

登入武壮峰后的凌空长廊,卫铿拿着那一把“新手剑”,好似在充大头。

但实质上,这柄剑在整个武壮峰能排上前十,空间刃激发后,能够轻而易举切开数十道禁制。

……

空间泡中,再一次承受了十几年无聊的观菜时间的秦晓寒,恢复了如同婚后为琐事怨言的样子。

秦晓寒对卫铿现在才混入天泽派行为的看法:“是说你来迟了呢?还是说你对计划流程的执行的严格呢?”这句话呢,一分带着是轻讽,三分是欢乐,剩下则是满满的无奈了。

因为且不说卫铿不缺传承,单单是“剑意”这种扭动空间的量,卫铿就已经蓄积了十年。

而且这种“空扭之意”还不是“积沙成塔”常规的囤积。而是工业革命那种指数增长的进步积累。

卫铿老爷利用神州的制造能力,对物理场进行建模,在“空扭之意”的囤积模式上进行了足足三次变革。

单凭现在一天之内可以生成的“空扭之意”。就能将空间中五十七吨煤炭燃烧释放的信息焓,一瞬间挪平到八百公里范围的大气或岩石中。

这样的空扭之意现在能将剑君的防护层给直接融穿!

这样的空扭之意不算是剑意。剑意是专门加工后的空扭之意,破坏力更强,但是功能单一许多。

可以这样形容:冶炼,化工,粮食,变成小轿车,高楼大厦,爆米花,方便面,这种多样性生活的国民生产总值,相当于空扭之意。而为了战争,变成坦克,飞机大炮,作战物资,这种为了破坏占领模式,那才是剑意。

这个世界剑士道路体系,就相当于一个国家时刻为了战争,将工业维持了完全战争的状态。稍微积攒一点空扭之意,完全都转化为“摧毁”最有效率的剑意。

卫铿本着和平发展的原则,炒饭、武装两不误,相关科技升级有更多的余地,所以凝结的空扭之意偏向于功能化。

例如磨平空间“热力焓”凸起,亦或是将一整片区域凝固,让其能量对着宇宙散发,降至绝对零度。这些能力从杀伤效率上来看,都没有剑意直接有效。但是!卫铿更接近这个位面本质,即:意识对空间产生波动现象的本质。

这十五年,系统也没有多嘴了,因为卫铿这是第一次位面大战之前,那第一代穿越者(卫爹妈那一代)的路线。

……

卫铿在这条主时间线上,独自在这个位面呆了十五年。但从平行时空上不单单如此。

随着位面战争的开打,在某位白姓监察者的提议下,时空管理局同意了对卫铿的扩增计划,也就是在其他三条时间线上,已经演化出了八千多条时间线。这些时间线上单单进入天泽派就不下于一千次。

早些时候,时空管理局给三条时间线卫铿的命令是,遇到无法把握的风险就能撤离。而为了保险起见,扩增的每条时间线上,也安排了士官级穿越者进入,为这些扩增时间线上的卫铿提供掩护。

但是后来,这些时间线上的卫铿用实力证明了自己的意识在这些时间线全都能安全苟住。

并且,当后续穿越者介入后,所产生的更多的剧情线中,也依然维持着“非常稳”的态势。

这里“非常稳”指的是,尽管意识被各条时间线分割了上千份,卫铿依然能恒定在位面进行探索。(虽然这种探索很缓慢。)

如此中流砥柱!金山不到的卫铿,让大河系文明时空集团做出了在这里屯兵作战的决定。

故,在主世界2687年后,位面大战达到了白炽化时,

空扭位面上,卫铿盘踞的时间簇区域成为了大河文明系时空管理局在此区域“时空军事据点”最有力的防御城墙。

哪怕在2687年2月23日洛杉矶34号引井,上午9:33分,地中海系时空管理部门调集主力过来(上卿级别)进行进攻。

这位“前排执政官”级的穿越者,选准时间线对能观测到的大河系时空穿梭者进行挨个清扫。可是在重启位面后,发现自己还只是完成了单条时间线任务,仍没有抓到大河系穿越者在空扭位面这个时间区的源头。

大河系派遣的穿越者,仍然有着时空备份和在更早时间点上重生的优势。(因为卫铿在更上游。)

除了能在时空上稳稳守住之外,卫铿也承担起这片时空区域拥有了上卿权限的后勤官的职责。

因为卫铿自己开发的空扭意志,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传送给其他穿越者,作为“战备物资”投送过去,让那边的穿越者能在决定性时间线上“爆种”。

时空管理局已经多次下发功勋信息,承诺这场大战结束后,卫铿在空扭时空区域,有一等的战功!

故,秦晓寒也不再对卫铿的某些“过于迟缓的行动”说啥了,毕竟,卫铿现在“只要稳住”整片时间流,就是最大的功劳。

……

回到当下这条轴时间线上,在剑斗场上对年轻弟子授业的宋电,并不会注意远远处的那个曾遇到过的路人。

卫铿瞧见了这位故人,今日很得意,也放下心来。

卫老爷靠在了禁制上,通过“空扭之意”透视俯瞰这个貌似是自然山体内一个个机械隧道中的运输长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