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笼记

4.14章 正规剧情中的袭击——不留名(1 / 2)

橡树城大厦的塔顶,自从战斗化身的震撼现身开始,已经差不多三十多秒了。

两波原本要切磋的剑师们从早期的手忙脚乱中也终于回过神来。

缓过来后,这些不同门派的剑师们不是并肩子上,而是不断拉开距离“重新判断形势”。

什么是形势?是要寻找合适的灵活的站位(讽刺),虽然不至于让自己绝对安全(逃跑),但至少也得让其他门派的剑师站在前面。

在先前卫铿任务时间线中,卫铿的队长其文就这样形容他们:近古时代两女生自拍,为了显脸小,不断靠在后面。瞧瞧,大河系的穿越者是怎么在背后监察者盯着的情况下,来骂别人是娘们的。

这些剑师的前三十秒都是卫铿帮他们争取的。

战斗化身现在每一击都掣肘的样子,这些剑师们也看出来是有高人出手了,接二连三的打断这个疑似‘剑君级’存在的空间折跃。

这个打断的过程,由于奚坎刚刚距离的最近,在死里逃生的过程中,观察的最清楚。

那个展开翅膀的陶瓷皮肤的战斗天使,每一次动作,似乎是被一些不明的闪光掐住,仿佛空间中有沙子,让她的动作咯牙一样。

……

然而这样的前期试探最终是有个头的,在三十八秒的时候。

随着一个比先前的干扰格外明显大的闪光出现,而这个大闪光在战斗化身的面门冒了出来,闪光结束后,让这个女性的战斗天使陶瓷的面庞上,从脸颊到左眼眶再到额头眉心,出现了一道裂纹。

这显然是激怒了这位战斗化身。这位战斗化身,开始停在了原地,不再移动了。而且张开了翅膀,翅膀从原先的五米延展到了四十米,原本看起来只有铅笔刀大小的羽毛,现在涨到了匕首那么大!

而这,也意味着,这个战斗化身将目标从剑师们身上,转移到了周围的那个偷袭者。

羽翅的大延展,如同雷达一样能更大、更精准的扫描空间波动,判断偷袭者的来向!然而这个翅膀扩大扫描后却发现了~

坐在了飞船中的杨晓月大惊失色,看着感应中的橡树城!整个橡树城中间歇性的弥漫着一些线条,这些线条非常不起眼,但是在大厦每一个角落都出现了。而且判断不到部署的尽头。甚至自己的飞船也正是在这个城市内,庞大的空间坐标的确定下。

不过让她感觉到庆幸的是,对战斗化身发起进攻的,并不是这些弥漫在城市中的不明部署,而是在这个不明部署内活跃的某个折跃点!

那个折跃点非常灵活,可观察到的行迹,都是已经过去的时候,而且在战斗化身发起扫描的时候,用了大量的假目标。让其更不可锁定。

“与其这样,那么就……”座舱中的杨晓月脸上露出了决断的神色。

……

奚坎看到这个延展开翅膀的战斗化身,心里出现了危险感。

其他的剑师也同样,所以不由从原先三百米的交战(瘙痒)距离,退到了五百米的瞭望距离上。

磁宏剑派的剑师,似乎认出了什么,大喊道:“大家注意,这是云钢星上的死蝶交舞剑技!会有数百米的环状空间镰刃!”

“数百米?”众人不禁大惊骇。这是能将旁边的橡树城大厦,当成香肠给切片了。

……

就在这个巨大翅膀准备的时候,先前不断迸射的闪光频率大增,似乎是在疯狂的遏制展开的翅膀。

但是这频率高了数倍的闪光,对翅膀的破坏无能无力。大量空间波纹扩散,战斗天使化身即将开大。

然而就在这窒息时刻,在外区域一道格外不同的闪光突然出现,眨眼之间就从远到近折跃过来了,——这态势是战术冲锋。

而就是突然冒出的这个折跃者,似乎激怒了那位蓄积大招的“剑君”,她挥下了手中剑,已经展开足足五十米的翅膀立刻破碎,这唯美的场面,就宛如水下气泡的幻灭。

但是这美丽的场面中,每一道碎羽都变成了数百米弧线的空间刃。宛如水波一样扩散。将吞没一切。

而就在这数万空间切割线吞没人们对这个战斗化身的视线前,那个跳跃过来的折跃者,似乎顺着尚未来得及合拢的缝隙~润了进去?

并且好像在“死蝶交舞剑技”内高密度的空间切割线中跳出了一簇剑光。而这剑光奚坎非常熟悉了。他的脑子中瞬间被电了一下。

……

卫铿不知道什么“死蝶交舞剑技”。

这也别怪秦晓寒没说,而是卫铿在空扭位面是进行体系学习研究的,记得的都是基础方法,至于花里胡哨的战技名字直接刷过去了。

不过虽然没有记名字,但是卫铿一眼就看出来这个战技的特点,这是在外围聚集空间扭力,但是在蓄积过程中,中央空间扭力就会匮乏,而在其释放的一刹那过程中,就可以穿梭,其中央是完全不设防的。

所以在释放的过程中,看起来很可怕,但不要看那些可怕的东西,只要及时的站在安全点上,那些空间镰刃组成的风暴都是华丽的风景线。

这不,卫铿直接闪烁了进来。

这个战斗化身没反应!其外层打不破的空间扭层已经释放出去了。

卫铿手里的空间刃沿着空间泡迸射时出现的缝隙捅进去。当即削掉了这个战斗傀儡的一条大腿。切割的位置大概能到旗袍上开衩那个位置。

【在其他时间线上,这个傀儡是打不烂,恢复力极强的。就没有剑师级穿越者去招惹这个大红点。卫铿:“那么造成物质亏损总行吧。”】

在大厦之间的高空逗留一刹那,这条连带高跟鞋,有一点五米长的腿被卫铿反手一捞扛在肩上,然后就闪烁脱离战场了。

……

对卫铿来说:“打完收工”,下面就是要脱离战场了,少了一条腿的战斗傀儡,无论在闪烁还是防御上,都不是先前那么无暇,这剩下的,就留给这个城市的其他剑师来处理。自己这个“英雄”就不做到底了。

一刹那后,当空间镰刃散去,两百米外的橡树城大厦顶端,宛如沙子做的一样哗啦啦的掉落粉尘,几秒钟后,随着风吹过,整个大厦上层粉掉了,这是被千刀万剐切成碎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