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笼记

4.13章 惹事了,一起惹(1 / 2)

最新网址:www.xs.l</p>空扭位面,第一次位面战役结束了,格外成熟(经验包被拉满)的卫铿“回归了”自己原来的时间线。

与那三条时间线相比,原时间线似乎有些平淡。卫铿:“也许是我对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连续经历了三次,所以有些审美疲劳了吧。”

……

荡星历1102年7月1日。

橡树城的剑士大比与紫木星上其他城市,同步开始了。

橡树城这种每隔四年对外能输出几十名正规剑士的城市,是一支不小的乡土势力。要知道紫木星每年新增的剑士也只有上千名。

并且橡树城能让周边三个剑派势力都插手,这使得这里必然成为焦点。

……

接下来几日,随着一艘艘尾部喷射火焰,比二十一世纪垂直起降战机大几十倍的浮空飞船降临广场。在城市底层的人,能比以前更多次数的仰视这些~年轻,器宇轩昂,有男有女的剑者们。

而橡树城治安部门前期的高压策略,对城中打了预防针,让各种“小苍蝇”收起了躁动的小翅膀,所以白龙鱼服的剧情基本上没有出现。

各个赌场直接关了,各个商店呢,也笑迎各方客,不会因为眼生就翻白眼。

这些从大门派而来的青年,一个个都是能用光剑扫一扫电线杆的存在,没有遇到能让他们站住理,怒而拔剑的事情。

这让卫铿略微佩服橡树城的超前部署。要知道,那些刚刚掌握了剑,需要证明自己超人一等的青年剑士们,是迫切的想给自己的棱角开锋。想找一些不平事来斩断。

……

10月,包括橡树城在内诸多城市的剑士大会结束。

在全球的通讯空间中,紫木星的大人物们正在为更高等级的利益争夺的你死我活,那互不相让的态度,不比街头的大妈争论一根菜的价格差多少。

各大门派内,拟态的虚幻会场上,隔空论辩开始了。

“发晶39号小行星,锇矿,我凌风阁必须占据六成。”南方虹切剑派剑君面若冰霜的提出了要求。

会场上,星际图里一个标点被放大,小行星的全貌展现出来。

但是其他剑派的人也不相让,例如天泽剑派的意承蒙剑君:“你要拿六成,至少在前沿战场上,多派遣十四位剑师。”

在星海地图上另一个被标注的地方,这里是自动化机械星球。这个星球全貌被展开,上面黑白两色的据点相互交错,黑色代表别的星球派遣剑士控制,白色是己方的,在这张地图上还标注了上个月的己方战损。

这些高处的雷霆电闪交错,是某些趴在地上的人所听不到的。

……

橡树城。10月7日。

卫铿扬起了手中的光刃,一下一下的比划,测量一个个大厦的间距。?如同那三条时间线上,和地中海穿越者对抗中所做的那样。

当剑士大会结束后,也就是先前三条时间线中任务终结的时间点上,卫铿骤然发现自己打响了第一枪,却深陷在其中,那三条觉得本应该是任务的时间线,并没有消失。

由于主世界的时空管理局部门的进攻政策,那三条时间线将作为据点!要反向影响地中海系时空管理局的历史线。

所以,三号被一剑斩塌的大厦是真的!二号时间线上,橡树城高塔上多位剑师乱斗也是真的。一号时间线上,几十座大厦中出现了爆破也是真的。

卫铿在空扭位面上的时间线,自此分为了四条——现在这条最安稳的轴时间线,以及那三条一地鸡毛的分时间线。

这三条时间线上,其文他们离开了,去其他位面执行任务了。

但卫铿并不能离开。作为反攻地中海系历史线的据点驻扎下来。

由于卫铿在位面大战前和虹切剑派接触时,身份过于神秘,所以在三条分时间线上发生如此变故,所以要挨查,而与其被查,肯定是要逃跑的。而这一逃,就面临通缉。

现在轴时间线上的卫铿,能够感应到,那三条分时间线上的自己非常辛苦!所以现在没心情在轴时间线上悠哉,而是要努力做些什么,来和那三条时间线的自己同步。

……

一天,两天,十天,一个月。

橡树城的每一个大厦上都雕刻好了自己的点。这些点比位面大战的时候密集十倍以上!而且优化了扫描和锁定的算法。

哎!

卫铿:“做个剧情吧,要麻烦的话就一起麻烦。”(一起和其他三条时间线上的自己麻烦)

分时间线上自己被紫木城的大人物压着逃,在轴时间线上不妨主动招惹一下这些神经敏感的大人物们,也算是为其他时间线上的自己,试探一下大人物们那“深不可测”的底线是什么?

……

卫铿决心惹大麻烦,一些小麻烦也找上门来了。

在下午出来三个小时后,卫铿刚好被熟人碰上了。胜半招饭店的采购员撞到卫铿后,十分激动,然后立刻躲藏起来,鬼鬼祟祟的紧跟,同时还喊了人,

几十分钟后,饭庄内来了十几人。

他们宛如见到仇人,一把拽住了卫铿,要求去见官。这些眼睛通红的小人物们众口一词:“卫铿偷了店里的东西。”让卫铿无奈。

卫铿内心半分理亏九分不爽道:“我的确是偷了你们的辣椒酱配方,但是你们现在拽我的原因,则是什么呢?”

过了十分钟后,店里的老板和征召的军士来了。从两人的一前一后、一弓腰一踱步的情形来看,是老板请(求)着这位军士来的。

这老板见到了卫铿当即进行了变脸表演,前一秒还在对军士陪着笑脸,至于后一秒呢,脸色直接变得凶横,还要伸手去打卫铿,似乎要表明‘与邪恶不共戴天’。

无奈之下,卫铿只能空间折跃了一下,踩在路灯柱子上,避过了这无妄之灾。

而这一闪烁,把军士镇住了。但这位军士脸上仍然强自镇定,因为在橡树城中,法律对剑徒也是有约束力的。

他请求卫铿停留,然后呼唤了更高的治安官过来。

然而几十秒后,作为初级剑士的治安官,通过空间控制力,确定卫铿等级比自己高后,也立刻和卫铿谈笑风生起来。

原本凶嚷嚷的小人物们,此时立刻变成了蚂蚁。

在问及被纠缠的原因时,卫铿脸上无奈道:“对不起,几个月前嘴馋,偷师了这家的辣椒酱,没有给钱,是我错了。”

治安官:“哪里,哪里,阁下真是有趣的人,这不算什么事情。”

卫铿抖了抖水晶卡:“算了,还是得付账吧。”

治安官:“嗯,这个没必要吧,你和他们开个小玩笑,没必要。”

卫铿:“这个很有必要,规矩就是规矩,不小心让你们的工作变复杂,你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交了钱两清就行了。”

治安官顿了顿,在看了属下递过来的半个小时前“大街上卫铿被当贼揪着不能走”的监控画面,以及来的是一位“征兵军士”时,顿时了然。

治安官对卫铿道:“那就按照您说的办吧。呵呵,卫剑士,你的辣椒酱现在买的清清白白了。”

胜半招老板接到了钱,脸上则是哭丧着。

帮这位老板免除拉丁,是卫铿一句话的事情。但是当卫铿意识到,帮认识的人免除一些事情,这些事情就会落到别人头上时,就不会乱改变什么了。

……

卫铿在街上的小冲突,在几分钟后就被奚坎知晓了。

奚坎立刻派人,去了那家“胜半招”的店面,找到了卫铿打工三个月的票据。

在某个磁力环绕的地下基地中,奚坎拿到了卫铿的所有资料后,蹙眉对一旁的内门师弟师妹们问道:“这个卫铿,你们看明白些什么?”

森意:“不懂,他一身硬修为,却对剑士之路懵懵懂懂。他自称天泽剑派的人,但是对天泽剑派的一些暗语和情况却不明白。”

奚坎吐了一口气说道:“只有一种可能了。”他打开了电子屏幕,找到了门内‘奇闻异事详解录’的某一页。

数秒钟后,

“什么?”几位剑士表情复杂,对奚坎翻出的这个缘由,很难以置信。

奚坎:“好了,知道就行了。”